菜单栏

高峰对话:传媒小时代,融合大未来

作者:

高峰对话:传媒小时代,融合大未来

 
9月11日, 2015(第四届)中国移动广告营销大会暨全国移动新媒体创新发展论坛在广州拉开了精彩帷幕。刘新民:因为我所代表的企业是比较传统的企业,传统媒体有其优势,对于现在的经济状况以及常态以及互联网的助力都已经成长。

  9月11日, 2015(第四届)中国移动广告营销大会暨全国移动新媒体创新发展论坛在广州拉开了精彩帷幕。大会由知名移动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挖掘和整合营销机构 iiMedia Research Group(艾媒咨询集团)主办,以“奔跑吧,下一个5000亿”为主题,分为“营销风向标:移动互联网颠覆广告模式”、“营销技术范:大数据时代的广告 新玩法”、“营销案例汇:如何让广告效果真实可见”等多个篇章,就移动互联网新时代下广告营销趋势等热点进行了探讨。

  大会现场,艾媒咨询集团总裁张毅作为主持人,采纳品牌总经理朱玉童、粉丝魔方CEO吴勇、金色彩文化创意执行董事黄海燕、东鹏陶瓷互联网中心副总经理刘新民、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段淳林作为嘉宾,共同参与了分会场 “传媒小时代,融合大未来”的高峰论坛。

  以下是高峰对话实录:
张毅: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与周鸿祎有个近距离对话,周笑话张朝阳说其应该找一个90后的女友,这样你可以不停收到新的资讯。张表示,那看来搜狐不 及360。这是一个笑话,但这对比较大的媒体或比较大型的企业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其实百度做的差点倒下是在2013年,我们也的确为百度捏把汗。所以, 大家的思维转化也是一个很关键的点。

  刘新民:因为我所代表的企业是比较传统的企业,传统媒体有其优势,对于现在的经济状况以及常态以及互联网的助力都已经成长。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 也改变的,企业的投入与产出都是成正比的。对于我们作为企业,我来购买媒体,我需要的就是这些。我们思考的是能为企业获得多少利益。

  张毅:东鹏本来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所从事的也是基础生活的必需品。但是东鹏公司的看法我也

  朱玉童:我还是同意东鹏公司的看法的。现在必须要对企业进行大变革。思维也要改变。企业也要真实汇报,出国投入与产出比例不成正比是真的很难进 行的。例如广州日报以前登房地产广告是很有效的。我连续在广州日报打了几期广告,也就几个人。我还不如在微信上进行广告投入。如果不对自己的媒介从来考虑 的话肯定要跳崖了。

  黄海燕:很荣幸收到张总的邀请。马云说互联网未来20年发展是要看线下,而传统行业要看线说。我代表的是传统的企业,我们服务的是具有连锁终端 网点的平台,16年来,与很多企业都有合作。我们也在当前的互联网时代下有困惑,另外我也报读了华工的一些课程。在段院长的提示下,我明白了应该要进行一 些动态的互动的广告。把我们整个客户在连锁终端的场景,体现起来。让客户能够参与。通过APP、AR等实现线上下的互动。第二个方向就是我们作那么多连锁 网点,这些网点是否能够媒体化,让我们不单单销售他们的产品,我们能否把他们媒体化的,这样还可能为他们提高利润。但我们一直在想如何让这个计划落地。但 我今天很开心,我已经找到了我比较想找的方法。比尔公司的一些互动技术的互动,下午的吴勇的演讲也让我有所收获。终端媒体要实现跨界营销才能实现。结合今 天的会场,我们一直探讨的是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如何找到未来的出路,如何进行跨界营销。我们如何为客户完成跨接营销。我们站在广告前后端,包括使用各种媒 介。我们把自己营销出去了,才能为客户作营销。我们再好的方式也要跨界营销才能真正实现。我们如何把传统的、新兴介质进行整合并向客户提供方案,因为我们 老是在自己的行业作强。但客户有时候是眼花缭乱,到底哪些结合是最有利的自己的,如果说我们能经常的把新旧媒体、涉及策划是否能结合起来,经常的互动,能 够对客户整合并做出好的方案。广告协会已经有想法,制作一个制作协会。邀请我们进行筹备。我认为新媒体也可以这样加入,其实广告协会的相比就是要打通。如 果跨界营销方案没有结合是无法落地的。二、我们讲创新、讲整合是否应该在一些营销方式进行整合创新。我们在一些服务及收费模式上也要进行整合创新。有人你 处要打通p2p的业务,但不能抛开B2C。我认为这就是我们自己整合。每个行业的公司都有其服务多年的,非常具有信任关系的品牌客户。我们新兴的事物是否 能与原有行业打通,服务与收费模式的创新。不创新又没有技术,是不可能的。老的媒体怎么办,我觉得这些传统的媒体会被逼着在技术等方面上创新。

  张毅:我特别留意黄总的讲话,我听完以后也很有收获。把这次大会硬改成在广州召开。也听到大家的声音,让我很有收获。也多次听到粉丝魔方的。接下来我让吴总也来说两句。

  吴勇:我想说,当我们投放广告以后,我们想要的效果已经输出了。我们传递给用户的内容的强度减去干扰。干扰是什么呢,我们经常提到品牌接触消费 的三个点,广告报纸上、当消费者看完广告以后,是否愿意接触商品也是个问题。第三个是当用户购买产品以后,使用的时候也是品牌接触用户的最好时候。这三个 环节是干扰最少的。以前看完广告效果非常好很有冲动向买。但在家里买不到我不可能穿个睡衣就在超市上买。一个是时间的干扰,另一个是差异化信息的干扰。以 前消费者的信息不爆炸,不会有干扰。所以我们说企业要的效果是强度最少的。我现在要满足主流消费群喜爱的方式。例如转发,这样可以减少干扰,增加信任度。 手机相当于现在我们人体的器官。我们接触越高干扰越少。我们是否能够在众多场景中利用高强度、值得信赖的信息来进行传播。这样就强度足够、干扰也少。效果 才能出来。当然还有一个精准的问题。

  朱玉童:我刚才讲的一个互联网的思维是要彻底打破原来的东西。然后是不能把媒体看作媒体,一个社群有是否为一个媒体。我认为要重新来看媒体,所 以当我把所有勾连以后,我的思维改变以后,就会出现很多不一样的观点。比如黄海燕说的收费方式,作为媒体是资源也是一种价值,既然是有价值的,如何能作为 证券形势。我们所谓的营销策划以及品牌营销策划,我们也看作是一种投资,成为客户的股东。现在我已经是16家上市公司的股东了。在互联网思维下,是可以万 物生长的。比如说那天我们到黄海燕的企业参观,也是这样一个思维,实际上,也是互联网思维的重新结构。另外是连接的问题,随着分工专业化细分化,各自守各 自的。但我们要分享。现在我们成立一个云浮的联盟,把相关的公司整合在一起,大家一起吃这个蛋糕。并且分工的时候做到一个很有效的工作。以前为何有效是因 为大家没有认同。我们有一个朋友进行了一个实验,他一个人在重庆的长寿县的水岛上生活,但因为有了互联网+的理念,在岛上管理他的工作室。那个人完全就在 岛上生活,完全实现多点连接。这就是规则的建立。大家表面上一团和气,但实际操作起来又变得没有规矩。这就是职业道德与职业准则发展到一定程度才有效。

  吴勇:我们说未来在分享经济的时候,是叫作非专业的。比如在专车的时候,在很核心的时候,他只是分享了他在车上的空载资源了。也不会存在生存问题。

  朱玉童:定位理论也遭受到挑战。比如说uber应该如何进行定位。这是无法定位的,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全新挑战。只有在破开以后才会发现焕 然一新。我可以更清晰的更多的,由于在这个时代没有很多成型的标杆。现在的这个社会尤其是移动互联社会,标杆不存在。所以一定要打开,一个企业才能获得很 大的成长。我就是三年前开始打开,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就牛不起来了。现在这样的做法是不行的了。这种打开是对私企都是很有好处的。

  张毅:有人总结一句话,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虽然很粗俗,但很在理。在座各位都是作网络营销为主的。其网络安全几乎没有收入。很多广告游戏通过 一些浏览器弹出,也要给予费用。今天上午网易的人来了,他是门户网站。但网易的门户收入还不足以养活网易的编辑团队。但网易是一个很赚钱的公司,80%的 收入来自于网络游戏。所以朱总提到的定位也是很正确。所以我们曾有一个分析师来到这边,工作了大概10多天。就表示与其他咨询公司不一样。如果我们的企业 把自己定位的太清晰就完蛋了。当创业者还能说清楚其公司是干吗的,我也不会投资。但是用何种方式去作,比如uber。我也无法定位其是何种公司。在现在这 个新时代来临的时候,有没有人听过田忌赛马这个故事。小米公司的老总也表示其不是手机厂商。但其是作为互联企业与传统收集厂商打。我问大家,除了蘋果,不 得不用其商店以外,其他人应该也不会喜欢用手机本身的商店。那是因为用户体验做的不够好。

  张毅:大家有需要提问的吗?

  与会者提问:对媒体的理解也是从两三年前开始的。我们是各行各业不管做实体还是互联网,我的观点是不管作什么,都应该把自己的定位模糊化、媒体化、管道化。

  朱玉童:你理解的有一点偏差,还是要有坚守的内核。如果搞营销策划首先要懂得营销策划。这个内核就是你的基本面,你要知道还有很多联谊建成外 延。如何外延是要看很好的进行战略沟通了。根据资源的匹配,人员匹配、公司匹配还能变化出什么别的东西来,这样才行。餐厅首先是一间餐馆,以后才作其他 的。我认为这是需要境界的。

  段淳林:从企业的角度,要跳出企业看行业。我们说的共享经济,真正冒出的商业模式是行业外的最大竞争对手。然后才能有全方位的看法。要放下一点钱看长远。全球的动力综合市场,再怎么都不要离开中国市场。

  与会者:我也听了一天,今天都研究广告如何投放比较精准,如何作效果比较好。包括在做广告的时候,那种广告方式让消费者来承受。如果说有一种方 式,能够传播到更多的用户,而且有动力传播下去那是什么效果。用户是会想怎样用更优惠的方式去获得他想要的产品。是否能够把这部分的内容让利消费者,让消 费者进行传播。他为你品牌作传播的时候,是否能够获得收益。或者把产品的这部分转为他的利益。我们在作一个平台,也有一个老师分享过。砍价的模式。如果用 户对产品感兴趣的时候,就会分享出去。通过亲朋好友砍价的时候再为你传播。最终形成一个传播方式。商家把这种方式传播展示互动通过这个系统直接帮你完成。

  黄海燕:我因为这几天刚好参加活动,他们确实找了新兴行业带有一定颠覆性的模式。现场我听的时候真的觉得挺好。作个分销或代理商。但其中还是有 挺多问题的。这也是我们常常在思考的,中国市场这么大,用户那么多,只要有一定受众接受,都可以去尝试。结果两三个月以后发现没戏了,还是不要老是想颠覆 性。所以说明市场很大,模式很多。大家都可以在自己的领域大展拳脚。

  朱玉童:我认为你的模式还是有他存在的模式,但是如果要做一些品牌文化,如果光靠销售连接是不够的。不能依靠病毒的传播。这种复杂的工作往往没有你想象中的工作。传播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其中牵涉很多因素。

  张毅:请最后一位提问者发问。

  参与者:针对吴总说问题,我是传统制造业,现在想转型。可能整合同行业的资源,缩短帮助我的时间。

  吴勇:这个问题很多企业之前也会遇到,企业都希望使用最少的钱找到精准客户。找到这种细分所在的场景。关键是这个手机的用户群。这个产品出来以 后对目标定位是怎样的。找到定位以后,无非就是到那里找这些客户。你们公司也就是希望发觉其他合作伙伴。你需要分析这些人士会出现什么场景。或许这些地方 的用户群就是你的用户。我们只是尽可能帮助你们缩短时间。这样的话就可以把你的产品的一些资源以后,释放给他的用户。

  朱玉童:我认为他可以有很多的方式,你现在提出的保密手机以及电影手机如何成立品位。曾经有一个做电子书公司,有一个老板向投资。后来告诉他电 子书寿命很短以后,老板就不投资了。电脑手机以及保密手机是寿命足够以及是否有客户,也不一定。不一定构想新颖,就一定能成功。这个产品在市场的合理性在 哪里。如果不行的话就不要去作。假设这个品类是成立的,那就要想,在互联网阶段怎么来打,一个是众筹、创客、众报。你的商品出来以后,要与很多公司、很多 卖唱合作。你还没作就要先给钱。你要重新思考怎么作。从现在开始,就要以众筹的方式进行。接下来在第一次众筹获得成功以后再进行第二次。在互联网时代销售 发生改变,不在需要线下做生意,也不一定非要天猫淘宝上进行。美丽岛公司每成立一家店铺就众筹一次,现在这家公司已经准备上市了。另外一些新的手法确实在 兴起,用比价轻巧的方式构建新的方式。